2016(27岁)
2015(26岁)
2014(25岁)
2013(24岁)
2012(23岁)
2009(20岁)
2008(19岁)
2007(18岁)
2006(17岁)

火车杂文

25岁 写于 火车上

13年9月29日,K376列车12车厢10号中铺。

明天,我的大学同学姗结婚,为此我在十一七天假之前请了一天半的假,回郑州参加她的婚礼。

在上火车的路上发生了一些小的波折,这让我想到了一些东西,而且《Big Bang》看完了,没有事情做,我决定把我的经历与想到了某些部分写下来。很无聊的,非蛋疼认识不必继续阅读了

事情从我打车到火车站忘记带身份证开始说吧,这是个坏的开始,不是吗?好吧,我承认,故事已经结束。真的,我没开完笑,后面的文字都是极其无聊的拼字游戏,你可以关闭这个页面了。真的。bye bye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,太好了,你还在看。好了,我要正式的开始胡说八道了。了解我的朋友肯定不会觉得有什么惊讶的,这个邋遢鬼又忘东西了而已。当时我发现我身份证忘记带了,看了下时间,已经不够我再打车回去拿了,而且我也不确定是忘再公寓了还是忘在公司了。打车回去拿已经无望了,没有办法,我从新仔细翻查自己的钱包,看看有没有奇迹发生,比如钥匙突然自己蹦出来之类的。从小我就有一个奇怪的想法,总觉得有人在操纵我的生活,并以此为乐。背后的那个人总是让我找不到自己的东西,在我极度绝望的时候,那个东西就在我没有仔细寻找个某个角落出现,而且时间都是这么巧,不影响我的正常使用。好吧,思维有点活跃,回到刚才的故事,我从新翻查了我的钱包,还是没有找到我的身份证,但却意外发现我带着驾驶证呢。我想驾驶证的号码不是跟身份证一样吗?我询问了火车站的咨询台,工作人员告诉我可以去制证处办个临时身份证买票。我想也对啊。我有带驾驶证,可以用这个办一个临时身份证啊。此时2点20分,距离火车发车还有59分钟。

我来到火车站的制证处,里面的坐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,身穿警服,正在专注的看着自己的手机,窗口的推拉窗关闭着,我尝试敲了几下推拉窗,里面并没有什么反映,依旧专注的看着自己的手机,我只好更用力的敲了几下,于是,他抬起来了头,眼珠左右晃了几下,微微冲我努了下嘴,我很快明白这是要我自己的推开推拉窗的意思,我虽然手臂挎着我的背包,不过依然矫健的推开了那个推拉窗,我很着急,很艰难的交流了一会儿才知道,驾驶证也是可以买票的。我去!我对这个小伙并无好感,出于礼貌,我依然说了谢谢,道谢之后,我立刻奔向人工售票窗口,开始排队。此时2点25分,距离火车发车还有54分钟。

大约10分钟,我排到了其中一个人工售票口前,我赶紧出示我的驾驶证取票,而里面的大姐却告诉我不能取,不是刚才制证处的还说能取呢。大姐看样子约三十出头,一看就知道在售票窗口工作时间不短了,从内道外散发着不耐烦,看来她是被这重问题问的太多太多了,她很娴熟的告诉我,驾驶证可以买票但是不能取网上或者电话订票。这种逻辑让我困惑,既然可以买那为什么不能取呢,可以用来买票就代表了驾驶证可以证明我是我(额,好像那里有点不对)。既然已经证明了我是我,那我为什么不能取票呢,证件号码都是一样的。从操作性上看也是可行的。我完全理解不了制定这个政策的人的思维。我不得不再次去制证处办理临时身份证,此时2点37分,距离发车还有42分钟。

我从新来到了制证处,此时里面又多了一个穿警服的小伙儿。大约也是20岁出头,俩人正在聊天。我直接推开了拖拉窗,跟他们说明了我是要取票不是买票,还是需要办理临时身份证的。他们点了点头。之后我把我的驾驶证递给给刚才的那个小伙儿。他好奇的看着我,问我为什么要给我驾证?他告诉我办理临时身份证不需要驾驶证不需要任何证件,只需要报你的身份证号与姓名再交一张照片就行了。有驾驶证不允许取票,什么都没有却能办临时身份证,然后就能取票了。完全猜不透决策者的思维。我也没有随身携带照片的癖好,就赶紧出门寻找证件快照店。

走了两条街,终于找到了一家摄影店,这家店门店不大,也就一间房,十几平米左右的样子,房间里面放了一台硕大的打印机,差不多占了房间的四分之一了。挨着门的地方放着一张长桌,两台电脑并排放着,整个房间显得有点拥挤,老板是个30岁左右的女人,样貌说不上俊俏,但也还是算是漂亮的一种。她的衣服上上下下缝着很多的口袋,看一样就知道这是一个摄影师。屋子里还有另外一个男人,四十岁左右的年级,从他们俩人的对话,我可以听出,这应该是老板的朋友或亲戚。我说明了来意,我要照一版证件照,老板并没停止与那中年人的聊天,边聊边走到打印机前,开始热机器。蚌埠当地的方言我大部分都能听明白。她在抱怨摄影行业恶性竞争,利润越来越低,甚至说到了想卖掉这个店。不干这行了。此时2点45分,距离发车还有34分钟。

时间不快不慢的走着,我看着表针却十分着急,但也只能等待,无聊的等待中我看起了墙上的照片,看得出来店主十分喜爱摄影,墙上大部分都是一些十分漂亮风景照,装裱的十分精美,而且每幅作品都标注了日期,我猜这应该都是店主的得意之作。机器热的差不多了,老板拿出了一个微单相机,虽然我不懂摄影,但从朋友那里和网上都有些了解,这个相机并不十分专业,只是比家用的强一些。照片很快的就拍完了,老板存入电脑,开始用PS修整,速度惊人,一定是提前预制了很多的动作。几部操作之后,打印机就吱吱呀呀的响了起来。这是2点50分,距离发车还有29分钟。

我在打印机旁焦急的等待着照片出来。这时候进来了一对老人,两位老人询问这里能不能照结婚证件照,我顿时楞了一下。没等我多想,他们就告诉老板说他儿子要办结婚证。真是吓了我一跳。不一会儿一个女孩儿挎着一个小伙儿走进的店里。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,我似乎都感觉到我周围的空气变甜了。老板开始安排这对新人的结婚照,“来,靠近一点儿,头向你老公方向略歪点儿…………。”这个时候打印机停止的吱呀声,看来是打印好了,我很着急,因为火车就要开了。但又不愿意打扰他们,毕竟婚姻对于一个人太重要了,这么重要的结婚证件照,我不想破坏这甜蜜的气氛。过了没多一会儿,老板看到了我脸上抽搐肌肉。立刻不好意思的说:“我先给你切了吧”,我用力的点了点头。老板切的很娴熟,装袋递给了我,我没有说话。付了钱,我拿起照片就向火车站本去。此时3点整,距离发车还有19分钟。

在奔跑的路上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如果办临时身份证手续太麻烦需要个把小时怎么办,以我以前的经验,在中国办理各种证件没有个把小时是不行的,越想我心里我发毛,脚步也不自觉的加快了。我就跑到了火车站,直奔制证处,把照片交给了那个小伙儿。并报出了我的身份证号与姓名。然后我假装很淡定的问那个小伙儿,办这个临时身份证大约需要多长时间?那小伙儿似乎也看出了我的着急,向我笑了笑,那是一种很自信的微笑,然后用手比出了个OK的手势。“三十秒!”他说道。我木纳的看着他,点了点头没有说话,他将打印机打印出的单子拿出来,将其中的一版一撕,另一半很帅气的递给了我,这跟我想想中的临时身份证完全不一样,这仅仅就是一页纸而已,最普通不过的A4纸,还被撕掉了一半儿,纸上简单的表格中印制我的身份证号和姓名,旁边印着我的照片,这张是我身份证上的照片,而不是我刚才交的那张,照片上盖着红色的印章,写着“XXX公安局”,照片下面写着办证原因:“忘记携带”。我道谢之后拿起临时身份证去窗口排队取票了。此时3点8分。距离发车还有11分钟。

这会儿的人已经少了许多,没几分钟我就排到了窗口前,我先取出了从蚌埠到郑州的票,如果窗口取其非蚌埠发车的车票,需要加五块钱手续费,在当年信息交流不发达的年代,也许有一些技术原因,这个收费也算合理了,而今这样一个信息时代,还以这个来收费,无非就是多条财路罢了,想一想没人监管,也没人敢反对,作为一个国企的领导人,谁会想到旅客呢。干嘛要在自己的任上减少一个来钱的地方呢。如果是我,估计我也不会。我本想省这五块钱,可后来一想,我没有身份证,我在郑州取从郑州到蚌埠的票也是很麻烦的,说不定还要在办一次临时身份证,虽然只报名字和身份证号就行。想想可笑,有驾证不能取票,但什么都没有却可以办临时身份证。不过仔细一想,这估计是公安局和铁道部的领导们相互推卸责任的最终解决方案了。拿到票,响候车厅奔去,距离发车不到五分钟了。

我几乎是硬闯过那个安检的,我当时还真害怕他们把我当恐怖袭击的疑犯给拘留呢。我心都快从嘴里蹦不来了,终于赶到了检票口,不过老天真是会捉弄人,我这么紧张,疯子一样的狂奔到检票口,这趟车竟然晚点了。老天爷就是这样,它可以跟你开个玩笑,你要是跟他开玩笑,想着这趟车说不定会晚点,然后磨磨蹭蹭的,更或者回取拿身份证,那车子说不定就准时到,准时走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THE E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