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(27岁)
2015(26岁)
2014(25岁)
2013(24岁)
2012(23岁)
2009(20岁)
2008(19岁)
2007(18岁)
2006(17岁)

纸上捉鸡

25岁 写于 蚌埠

最近我的思想很活跃,所以把我所想的都顺手记录一下。以下文字仅为一时思考得之,并非深思熟虑之后写的。所思既所写,并不会二次修改。不成熟的地方,您尽管提!反正我也不改。

刚再洗澡的时候突然想到,如何提升大型或者国有公司针对底层客户的服务和态度,我想首相想到的是“引入竞争”。这让我想到了,中国准备开放通信业务的许可证,这就说明任何公司都可以推出自己的电信公司,买手机号和买宽带(不是办),可以有更多选择,而并非移动,电信,联通三家了,但是一般的公司怎么可能有资金铺得起线路,架的起基站呢,最好的方法就是租,如果有一个统一的机构,最好国家出面组织,能够统一线路和基站资源,按流量和带宽分发给下家,然后所有的服务与收费让下家来做,这样市场上就会有非常多的电信公司,自然竞争十分激烈,但是公司之间从上层电信公司(如联通电信)拿到的价钱都差不多,公司之间的竞争就会拼在服务上,而不是价钱上。自然中国电信业的服务质量就能上去了,不过我猜,会有人担心这样做,就是层层加价,最终导致价格上升,我并不这么认为。首先,上层电信公司不再需要服务人员,比如移动不再需要庞大的10086人工客服团队,这样能够降低上层垄断而造成的成本,上层公司专注技术,不再养闲人。下层公司专注服务,下层因为不是大型公司,灵便很多,也不会养闲人,做的不好自然得不到市场。因为类似公司很多。这样下来,其实中国的电信业价钱会不升反降,而且服务会更好,不同的人也有更多的选择,比如,某家两家下层的电信公司,都同时从联通租的宽带和线路,A家的手机号包括服务更针对学生。B家的则更针对商务。如果你说,现在中国移动也分全球通和动感地带啊。是啊,移动目前只有三种选择,如果一旦开放电信市场,你将有上千中的选择,针对家庭主妇的,针对女强人的。

对于大型或者国有企业,都可以这么做,将产品与服务分离。比如电力,电信,甚至是中国的最痛最神秘的廉租房。

脑细胞死完了,再长再写。我们下期再见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THE E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