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(27岁)
2015(26岁)
2014(25岁)
2013(24岁)
2012(23岁)
2009(20岁)
2008(19岁)
2007(18岁)
2006(17岁)

逃离北上广

27岁 写于 上海

前言:过完年回到上海继续工作已经快一个月了,于是我悄悄地删掉写于2013年的一项都没完成的《2014大计划》,准备开始写到2016年再删掉的《2015大大计划》。上海的发展速度惊人,跟中国高铁一样,根本停不下来,只要继续呆在上海,过不了多久,我就会升职加薪,当上总经理,出任CEO,迎娶白富美,走向人生巅峰,现在想想还有点小激动,嘿嘿。

4134812130.jpg

4134812130.jpg

去年是铁道部改名为中国铁路总公司的第二年,不知都是不是要表个改革的姿态,铁路订票预定提前到了60天,说不上是好是坏,铁老大开始对旅客的意见有反映了,还是蛮欣慰的。我在上海工作一年,在上海周边城市乱窜的两年,毕业离开家工作已经三个年头,算上加班,已经有四年的工作经验了。这三年成绩平平,没有为那个家公司做出突出贡献,但也算尽心尽力。

去年年末,与我想想的一样,我没能跟上铁老大的60天的节奏,春节假期临近依然没有买到火车票。无奈花了上千大洋,买了全价机票。总算是能回家见见六旬老母了。在上海的一年,发生了很多事情,最重要的我遇到了她,也第一次开始做老师,带学生。第一次开始带一个项目。人生有了重大的改变,工作稳步的走在越来越正规的路上。

在今天的中国上海,除了国外的朋友,上海本地人与外来打工的人的比例到底是多少呢?似乎没人统计过,也没人能够统计的清楚。我在上海工作的一年,从事游戏相关工作,公司过百的人员,我只见过4个上海本地人。我还曾今看到一个新闻,过年期间,北京变成为了一个空城。以往拥堵的街道看不见几辆汽车。早上出门想买个早餐。卖早餐的老板都回家过年了。我估计广州也差不多的情况。深圳本来就是个移民城市,就更不用说了。

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都要忍受春运时火车里令人窒息的空气。扛着老娘逼婚的压力。卷睫望着北上广在云彩中的房价,一定要留在北上广呢。想想老家的老爹老娘,堂哥表妹,跟亲戚们住在同一个小区,周六去大娘家串个门,周日跟老爹老娘去爬爬山,每天晚上跟爱人在沙发上一起看看电影。吃吃零食。虽然老家与北上广经济差距很大,但具体到每个人单独的自然人身上,只要你不是在老家的国企单位什么的。其实收入与上海白领没有差别,甚至还能高一些。为了所谓要去拼所谓的前程,我放弃的是不是有点多?毕竟爹娘都以年过六旬。还有多少年能供你去拼搏的呢?在无数失眠的深夜,窝在租来的蜗居中,看着窗帘外依然闪烁的霓虹,逃离北上广的念头都会出现在我的眼眶。

2月14日情人节,我坐上了回家的夜班飞机,因为晚点,到新郑的时间已是凌晨,堂哥开车来接我了,1个多小时的车程,到家时已是凌晨2点,老妈竟还没睡,问我饿不饿,要不要吃面,我说不饿,快睡觉把。我也有点困了。 这时已经是2月15日,情人节已经过去了。

老家,我成长的地方。仔细想想,从我高中毕业来到大学的第一天,看着来送我的父母离去的背影开始,我与老家的小县城正式分手了,从此之后,我在老家居住的时间开始减少,并且越来月少。三年的大专,两年的本科,三年的工作,过去的八年时间里,我在老家总共也没待几天,如今再回到老家县城,已不再是心中的模样了。

在快节奏的大城市血拼了一年,本以为故乡的那分宁静,能够安慰我疲惫迷惘的心灵,但故乡却不再是过去的模样。加速的城市化让我已经快认不出家门口的那条老街了。少年的玩伴也早已成家,根本没了共同语言,带金链子抽名烟,张口闭口哥当年。当年为之骄傲的小镇蓝天,也被各种厂子调教成了朦胧美。老家发展速度,汽车慢慢多了起来,道路宽度却没能跟上时代的步伐,依然是那么宽。电动车依然是小城镇的主力军,个个车技惊人,自信满满的行驶在道路正中央。在老家,真的是人民政府靠人民,没人是啥事都不好办,我驾证今年到期,这次回家要换证了。也许是我笨,适应不了这里的节奏。完全弄不懂办证流程。跑了好几天才把事情办成。在这样的环境里,我就像鱼儿被拍在沙滩,根本蹦哒不了几下,如果不是亲人,故乡是否还会是故乡?

在春节期间,我看到百度迁徙统计的在春节期间中国人所有路线的一张图。这些处在快速城镇化的中国的萤火虫在春运期间,正在疯狂的“逃离北上广”。

如今我已是年方四七,不再是年少无谓,不在正值青春,想要扛起担子,我真的需要更加拼搏。

父母已年过半百,“北上广”真的有你想要的前程和未来吗?

回到老家小城镇,我能够担得起一个好丈夫的责任吗?更或一个好父亲的责任吗?

我该去哪儿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THE END